“经济学人”解释了2015年5月8日英国大选的惊喜

时间:2017-09-08 07:30:40166网络整理admin

<p>它应该是多年来最接近的选举</p><p>每一次民意调查都使英国的工党和保守党几乎并驾齐驱;大多数评论家都预测会出现“悬而未决的议会”,其中没有一个党派占多数</p><p>但在5月7日民意调查结束后的几分钟内,很明显英国人投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</p><p>执政的保守党以超过6.5个百分点的价格超过工党,赢得的席位数比五年前首次投票时更多</p><p>大卫卡梅伦将继续担任总理</p><p>不仅如此:他正处于以微弱多数治理的过程中,这一结果以前被认为几乎不可能</p><p>是什么解释了惊喜的结果</p><p>保守党赢得了36.9%的全国选票,而工党则为30.4%</p><p>根据英国的第一个过去的投票制度,这个统计数据给卡梅伦的政党提供了331个席位,足以让这个拥有650名成员的下议院中的少数人占据一席之地</p><p>现在的工党只有232名国会议员</p><p>其伤亡人员包括其影子财政大臣和影子外交大臣;该党领导人艾德•米利班德(Ed Miliband)担任主席,但辞去领导职务</p><p>工党最严重的损失发生在苏格兰,此前曾是工党的据点,其中59个席位中有56个是由叛乱的苏格兰民族党(SNP)赢得的</p><p>自由民主党,卡梅伦的前联盟伙伴,从57只减少到8个席位</p><p>他们的领导人尼克克莱格已经辞职</p><p>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</p><p>预测与最终结果之间的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“害羞的托利党” - 保守派选民,他们要么不透露他们对民意测验者的真正偏好,要么在最后时刻改变他们的意图</p><p>害羞的保守派选民在1992年引起了类似的不安,这是另一次选举,工党派出一位不受欢迎的领导人,努力赢得人们对经济这一重要问题的信任</p><p>今年选举的另一个因素是小党派的崛起,这使得许多选区的预测变得更加棘手</p><p>英国独立党(UKIP)是新挑战者中最强大的,只赢得了一个席位</p><p> UKIP的领导人Nigel Farage未能赢得Thanet South的席位并辞去了他的职务</p><p>但该党在全国范围内获得了12.6%的选票,并以民意调查机构难以预测的方式削弱了工党和保守党的支持</p><p>保守党的庆祝活动可能是短暂的</p><p>虽然卡梅伦先生已经回到了唐宁街,其议员人数远超他想象的多,但他的大多数都是薄薄的</p><p>由于无法利用萎缩的自由民主党的支持,他将依靠自己党派的欧洲怀疑右翼的投票,该右翼希望离开欧盟</p><p>继分离主义SNP的胜利之后,英国本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脆弱</p><p>与此同时,将近400万主要是英国选民投票给UKIP,只是为了看到在议会获得单一席位的党,也可能会鼓动英格兰的宪法改革</p><p>不可预测的选举结果标志着一个非常不可预测的时间的开始</p><p>深入挖掘: